信仰是个好东西,希望我们都有
分类:影评影视

先看的影评后看的电影,很多人都拿这部影片与拯救大兵以及其他的战争题材电影做对比,个人感觉没有必要。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全凭个人口味,谁能说鱼香肉丝一定比火爆腰花好吃呢?看过这部电影给我更多的是反思,生活在和平年代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没有经历过战争,那战争应该是什么样的,首先它是痛苦的而绝不是令人愉悦的,是令人恐惧的而绝不是令人向往的,是中性的是没有正义或罪恶的,正义和罪恶往往是政治家用于宣传的手段,况且在交战中没有任何一方认为己方是非正义的。战争中只有两种人,活人和死人。我就是从这几个角度来评价这部影片的,首先影片在战争部分基本上都是在表现士兵在受到攻击后或受伤或死去的惨状,我相信没有人认为血肉模糊的四肢和内脏让人感到美好。其次,影片中用主人公的噩梦来表达他对战争的恐惧,同样的没有人会在做噩梦后满心欢喜。再次,主人公救得并不只是自己的战友,也救了受伤的日军士兵,这也就表达了在主人公看来战争是中性的,交战的双方都是人,无论你怎么痛恨他们都是人。第四,影片在片中也没有对正义与非正义的描述,没有在战前进行思想政治教育,没有丑化敌人,更多的是对史实和敌人本身的尊重,况且中国有句俗话,胜者为王败者寇,历史是被胜利者书写的,且可以被无数次改写,所以对战争定义成高尚或者罪恶,并不是制止战争的方法,而是战争的催化剂。毕竟没人愿意被定义成非正义的,这次我非正义,下次我赢了岂不就正义了?最后,战争中的两种人:活人和死人,战争过后人们只做两件事救活人,埋死人。从这几个角度看,这部影片都客观的反映了战争的实体部分。
      该影片的亮点是个人信仰在战争中的作用,圣经中不可杀人的训诫以及早年的生活经历使主角了解生命是最有价值的,不管以何为借口也是不能够被剥夺的,但以他一己之力无法避免战争,那在战争中拯救他人也就成了对他来说最能实现的事。支持他做这件事的就是他的信仰,什么是信仰,这对中国人来说应该是一个经常挂在嘴上而不知其意的词汇,往往出现于说教与指责中。自觉其应是人的灵魂的集中表现,应是人的行为准则,不以外界的压力而发生改变,否则不可谓信仰。它应是自幼在环境中熏染而来的,经世事砥砺而成的。个人认为还有一个标准,一定应是利己同时又利他的,否则则不是信仰,而是邪教。主角用基督教的信仰来引领自身,不论是否赞同,他的行为都是居于任何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最高地位的。反观中国的战争片,我们宣扬的更多的是牺牲,伤兵是不配得到镜头的眷顾的,好像他们的人生就定格在中枪倒地的一刹那,嚎哭与哀叫在喊杀声中被淹没。支撑中国军人作战的是对正义和非正义的笃信和对敌人仇视,那么是不是只要煽动仇恨战争就真的存在意义,我们并不深究。反正你不仇恨你就是人民公敌,就是叛徒,若这种煽动是一种与事实不相符的手段呢?那我们是什么,我认为是一群羔羊,羔羊不以信仰为动力,以皮鞭为动力。
       战争令人退化,但不令所有人退化。战争终会结束,但逝者长已矣。战争中人们会给自己一种暗示,杀了敌人就会胜利,但是杀了敌人只会有更多的敌人,只能一个接一个的杀下去,如果你有幸目睹和平的到来,别得意,那不是你的功劳,是政客相互妥协的结果。所以个人认为应该让政客决斗来避免战争。变成杀人机器还是继续做一个人,可能在战场上很难做出选择,但是若成为杀人机器可以得到褒奖,继续做人则要承受唾骂,那这天平则一定要倾斜了。可是有意思的是不管什么看似天崩地陷的事都终究会写在史书上,到那时还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不是叫你委曲求全,而是不将自己终结。我们毕竟不是上帝,承担不了全部的世人之罪。但是笃信一种真理可以明示给人一种判断的标准,我维护我的权利,我权利的范围到哪里,我用何种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我的权利与他人权利的分界线。这应在某种意义上表现了人畜的分别,提供了一种不从受害者变成加害人的方法。
     但是毕竟对于我们来说信仰这东西不当吃不当喝,对日常生活无关痛痒,看看电影不必深究,胳膊大腿血肉横飞,释放一下生活压力,看看中华民族的心理恶敌被美国佬打的跟孙子似的,美国佬渴望上帝犹如旱苗盼春雨,心中不禁一阵大喜,回家喷喷制作不够逼真,场面不够血腥,之后骂两句美国佬真他妈有钱,这次投资肯定又不少,之后刷牙洗脸上床睡觉,第二天买个煎饼果子,推车上班。

作者:西域木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差不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故事梗概:在1942年的太平洋战场,军医戴斯蒙德·道斯不愿意在前线举枪射杀任何一个人,他因自己的和平理想遭受着其他战士们的排挤。尽管如此,他仍坚守信仰及原则,孤身上阵,无惧枪林弹雨和凶残日军,誓死拯救即使一息尚存的战友。数以百计的同胞在敌人的土地上伤亡惨重,他一人冲入枪林弹雨,不停地祈祷,乞求以自己的绵薄之力尽再救一人,75名受伤战友最终被奇迹般的运送至安全之地,得以生还。

一、引言:宗教?正义?还是自由?

这是一个战争题材的电影。

看过《太平洋战争》、《兄弟连》、《硫磺岛来信》、《拯救大兵瑞恩》,这一部很好。真的很好!它的名字叫《血战钢锯岭》。

上一篇《你的名字》谈的是身体的救赎,这一部谈论的也是救赎,只不过是灵魂的救赎,乃至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正义。

这都是表象,真正谈论的应该是自由。

这部作品探讨了太多的宗教问题,影片所反映的正义观也展示了对正义理解的超验之维。

但是最后都为自由意志做了嫁衣。

木匠又玩深沉了,真不是故意的。

图片 1

主要是文字驾驭能力还不足以将深刻的东西通俗化。

还是先简单描述下故事的某些场景。

主人公一家四口,生活在田园般的弗吉尼亚州林奇堡。父亲是一战的退伍下士,易怒,家暴;母亲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慈祥,宽容;有一个兄弟。

主人公年幼时差点用砖头砸死兄弟,陷入深深自责。主人公经常目睹父亲对母亲家暴,有一次甚至拿出枪要杀了父亲。

主人公在参军前义务献血,救过一个人。主人公有个漂亮的女朋友,没结婚就义无反顾的奔赴军营。

主人公在军营里受到排挤,因为自己不愿意拿枪。

主人公不拿枪,最后救了75个人。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电影里面制造的冲突。

父母之间的冲突用家暴呈现;

兄弟之间的冲突用砖头砸人体现;

父与子之间的冲突用彼此隔阂来展现;

享受甜蜜爱情与参军当兵之间的冲突;

弗吉尼亚州的和平安宁与冲绳战场的残酷比较意义上的冲突;

不想拿枪杀人的信仰与战场的现实规则之间的冲突;

杀人还是救人作为战争本质意义上的冲突......

每一种冲突都让人无所是从,每一种冲突都将人之自由至于虚无之境,每一种冲突都让人觉得人生之无奈。

图片 2

二、

奥古斯丁:上帝之城与世俗之城

影片时刻展现这种冲突,让人不禁联想到奥古斯丁的《双城论》。奥古斯丁的政治哲学将世界分为“上帝之城”和“世俗之城”,他认为天使的反叛,亚当的堕落直接导致了双城的分立。

一个城的人选择物质的生活或者是肉欲的生活,一个城的人选择精神的生活。

双城秉持着二元对立的生活原则:善恶两分、谦卑与傲慢对立、高尚与堕落分野、正义与伪善之别。

在奥古斯丁看来,人类始祖的错误导致人出生就带有原罪的,情欲压制理性,不义统摄正义,到了成年时期自然演变为犯罪作恶,形成奥古斯丁说的本罪。

于是人注定要接受上帝的惩罚,但上帝是仁慈的,所以要挑选一批人,通过信仰基督教获得救赎。

人的自身努力是没有用的,因公平的上帝挑选是随意的,所以人的得救是上帝的恩典。

传统的教父派理论为了维护上帝的代理人--教会的权威,认为信徒必须经过教会这一中介获得上帝的救赎,从而达到维护教会在世俗领域的控制权的目的。

在古典社会,人的理性还未充分被重视的一段时间里,基督教通过简单教义的宣传,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信徒信仰的持续坚定。

但随着城市的兴起与市民社会的发展,无论是商业发展推动了信徒内心的理性的发现,还是基督教教会组织自身的腐化导致的认同的缺失,中世纪晚期的基督教自身的合法性受到挑战。

纵使托马斯.阿奎那用尽心思从亚里士多德等人的思辨哲学中找到重构神学体系的力量,也无力回天。

反倒将理性的种子注入到神学的核心世界,无异于引火烧身,在基督教神学体系中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后期的所谓异端继续在这一裂痕上撒盐。

到近代社会,在笛卡尔等启蒙人士的进一步添柴加油的作用下,科学与理性持续引爆颠覆神学的炸弹,人借助科学与知识成为新的上帝,尼采甚至直接告诉世人,上帝已死。

在这个意义上,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已经沦陷。一方面,通过对教会组织这一中介的瓦解,硬是将上帝拉到人间;另一方面,人的救赎从上帝的恩典理论下的因行称义变为因信称义。

因行称义指的是教徒只有依靠以教皇为首的教阶制度和复杂的圣礼(圣洗礼和圣餐礼),参加教会组织的各种宗教活动,才能得救。

因信称义是指基督教徒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每个教徒完全可以通过自己对《圣经》的认识,虔诚信仰上帝,直接和上帝对话,就能得救。

教徒获得了和上帝直接沟通的权利,用不着教会和神职人员作中介,摆脱了对天主教会的依赖。

据此,我们可以开始对影片所表达的思想有所体会了。

现代社会在面临各种冲突的时候该如何选择?人类带有的某些原罪又该如何救赎?当上帝退隐到角落之后,我们如何去在纷繁复杂的冲突中找到拯救自己的上帝?

或者该如何理解上帝,理解宗教,理解信仰?信仰与正义之间又有何关联?

在冲突世界中国家的法律与人的自由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是否自由真的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种法律之下的自由?

如果不是的话,那又该如何摆放世俗法律的位置?对于世俗之人,何为正义?

个人的正义、国家的正义、还是超验的正义?

三、该隐的后代:杀人的罪恶与救人的救赎

图片 3

影片中的一个情节很值得注意,那就是主人公道斯差点将兄弟用砖头砸死的情节。

这给主人公很深的自责,一个人默然地走到圣画面前,望着上面的第六戒:不可杀戮。

这或许构成了整部影片的逻辑起点,自我的拯救就从这里开始。

其实,这是描摹了《圣经》中该隐与亚伯的故事,讲述的是亚当的两个儿子给上帝献祭,该隐因嫉妒上帝对亚伯礼物的喜爱,杀害了自己的兄弟亚伯。

神没有惩罚该隐,而是在该隐的身上做了个记号。

影片中,砸伤兄弟也没有受到父亲的实际肉体上的惩罚,只是在主人公内心上进行了精神的惩罚,灵魂受到巨大的煎熬。从此不可杀戮这个种子就注入灵魂中了。

对于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在很多研究者看来,是因为神的慈悲与宽容,给予犯罪之人以拯救的机会。

但是这样么?这就引发出关于西方人性观的问题。

该隐与亚伯都是上帝创造的人繁衍出来的,自然带了上帝的基因,换句话说,上帝也就带了该隐作恶的基因。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影评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信仰是个好东西,希望我们都有

上一篇:我只是一个伪NC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