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传媒巨头康泰纳仕2017年亏损1.2亿美元【www
分类:模特时尚

  导语:传统纸媒的转型和震荡一直在继续。

近年来,美国媒体巨头康泰纳仕为削减成本,实施了停刊、裁员、整合不同杂志的图片和搜索部门等多项举措,但亏损还在持续扩大。

www.9822.com 1

有消息指出,2017年,康泰纳仕旗下纸媒杂志的广告收入急剧下滑,尽管数字领域收入的增长部分缓解了这一趋势,但还是难以弥补巨大的缺口,最终致全年亏损 1.2亿美元。

  图片来源:Just Jared

纸媒市场低迷

  据《女装日报》报道,法国Lagardère集团计划出售旗下杂志,包括《Elle》、《Version Femina》、《Art & Décoration 》和《France Dimanche》,目前正在同投资公司Czech Media Invest进行协商。

康泰纳仕目前最大的难题之一,在于纸媒读者人数和广告收入的下滑。美国杂志媒体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50大广告商的纸媒广告支出减少了4.2亿美元。研究公司 Kantar Media 的数据则显示,2017年,康泰纳仕集团的杂志广告页数同比下滑20%。

  此举是公司广泛重组计划中的一步,其中还包括出售公司的国际无线电业务。资产出售所得将用于开发该公司的出版、旅游零售和内容制作业务。但是此次出售交易中,并不包括Lagardère集团旗下的新闻部门。

康泰纳仕正努力通过改变自身形象以适应数字化时代的快速变革,从高价广告纸媒转型商业短视频产出。康泰纳仕娱乐部门创办于2011年,专注于开发数字视频、电影和数字项目。这项业务的业绩近年来蒸蒸日上,且很有希望帮助集团进一步缩小亏损。康泰纳仕 CEO Bob Sauerberg 此前曾表示:我们的网络和视频业务增长迅猛,他们的收入首次超越了纸媒部门。

  Czech Media Invest是捷克的大型媒体公司,该公司由Daniel Kretinsky拥有和管理,同时公司还收购了Lagardère集团在东欧的无线电业务。

内部人士透露,基于波士顿咨询集团长达一个月的审查结果建议,康泰纳仕决定出售旗下《Brides》、《Golf Digest》和《W》三本杂志止损。截止目前,康泰纳仕旗下共有14本杂志。早在今年7月,就有消息称《W》将面临停刊。另一消息源指出,这三本杂志的出售将在未来2~3个月内完成。

  该集团旗下负责杂志业务的部门Lagardère Active表示,虽然纸媒广告收入下滑,但是Lagardère的杂志业务广告收入下滑一直在可控范围内,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稳定的发行量。该部门去年销售额为8.72亿欧元,同比下降了4.1%。

康泰纳仕还计划对外出租其纽约世贸中心23层总部大楼中的6层楼或更多空间,《纽约客》、《名利场》等杂志将搬离当前的办公楼层,为新租户提供空间。

  去年8月,由于广告收入的下滑和结构重组的需求,康泰纳仕集团宣布将于年底关停Vogue意大利版的4本姐妹刊物,包括男士时尚L‘Uomo Vogue, 专注儿童服饰的Vogue Bambini, 新娘刊物Vogue Sposa和配饰刊物Vogue Gioiello。集团同时透露将对刊物员工进行裁员。

媒体机构 PHD 负责监管出版商广告投放的 John Wagner 表示,比起寻找其他解决方案,关闭的确更快,但我更希望他们能继续保持投资,让这些杂志品牌活下去,即便必须降低回报率和杂志的出版频率。

  同年9月,《Marie Claire》在纽约SoHo开了一家快闪概念店,从9月23日到10月12日,该快闪店将和Neiman Marcus、Clarins、Rebecca Minkoff、B8ta等零售商和品牌合作,以工作生活、健身、服装、配饰等为主题,引导人们在此购买相应的物品。而消费者也可以下载APP进行支付或查找不同品牌的工作时间。

2018开年以来,已有20多家媒体网站和杂志被传有出售可能,但还没有一家落实买家。如果康泰纳仕出售《Brides》、《Golf Digest》和《W》三本杂志,可以推测的是:《W》的主编 Stefano Tonchi 可能会买下这本杂志。有消息指出,Stefano Tonchi 已经与多个潜在投资方接洽,希望能买下这本有47年历史的老牌时尚杂志,然后独立运营。业内人士表示,独立运营后的《W》或将能彻底发挥其商业潜力。出于预算考虑,康泰纳仕每年真正砸钱投资的杂志数量屈指可数。

  美版《时尚芭莎》也重启旗下电商平台ShopBazaar,对其进行了改革,更新后的ShopBazaar网站已于去年六月上线,相比于同150余家零售商合作,他们更愿意缩小范围,只重点推出《Harper’s Bazaar》编辑精心挑选的商品——编辑充当了一部分买手的角色,不仅要有品牌的招牌款式,更要有风格化的产品。

其他内部因素

  时尚杂志《Dazed &Confused》创办人兼主编Jefferson Hack曾表示:“传统的传播方式和渠道在当前遭到了冷遇,无论是月刊还是季度潮流都过时了,而数字传播领域则方兴未艾,要么你去适应它,要么你就会像恐龙一样灭绝。”

虽然比起其他同业,康泰纳仕的形势不算太过糟糕。但不少该公司的现任和前高管持疑,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纸媒市场低迷,还是内部原因?

  而行业老大康泰纳仕正在将自己塑造成提供出版和营销的一站式服务公司。今年2月,康泰纳仕集团推出一个新的KOL平台“The Influencer Network”,目的很直接,就是为了吸引广告商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发现人才并开展活动。

过去几年,康泰纳仕先后更换了多名资深员工。2017年,康泰纳仕宣布由 Samantha Barry 接替有16年资历的资深编辑 Cindi Leive,出任《Glamour》主编。 Samantha Barry 此前负责 CNN 的社交媒体运营,没有任何纸媒相关工作经验。今年4月起,坊间就传言美国版《Vogue》主编 Anna Wintour 会在九月刊印刷完成后离职。8月1日,康泰纳仕发布正式声明辟谣,Anna Wintour 将无限期任职。为削减成本,实施了停刊、裁员、整合不同杂志的图片和搜索部门等多项举措,但亏损还在持续扩大。

  说到底,每本时尚纸质杂志都是一个品牌,凡是品牌就会面临在时代的洪流中转型的问题,不同的是,内容产业转型的周期更长,见效也更加缓慢,一切仍是未知数。

有消息指出,2017年,康泰纳仕旗下纸媒杂志的广告收入急剧下滑,尽管数字领域收入的增长部分缓解了这一趋势,但还是难以弥补巨大的缺口,最终致全年亏损 1.2亿美元。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模特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传媒巨头康泰纳仕2017年亏损1.2亿美元【www

上一篇:懒癌发作 果然还是一步到位的连衣裙更适合换季 下一篇:2018《时代周刊》全球100位影响力人物有2位设计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