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闻花名,我没被感动
分类:动漫动画

明明早就可以证明面码是客观存在的,非要拖到第八集才证明,于是强迫症的我纠结地看了八集,因为如果不证明面码是客观存在的话那么一切主角们所做的行为也许只是美化过的幻觉罢了。到了最后一集,面码终于要走了,她给不舍的众人分别留下了五份“遗书”,本来我是终于感动了一回,当眼泪快要出来的时候却硬生生被男主的“藏好了吗”给尴尬了回去,因为我觉得实在是太矫情了。到头来,我也不明白我到底哪里感动我了。。。。

       人死了之后,还剩下什么呢?

       即使很亲密,即使很要好,也始终会被淡忘的吧,渐渐地,也就忘了。

       看到第二集的时候,面码的妈妈把一晚煮好的咖喱放在面码面前,微笑着对聪说:“你姐姐有点呆呆的,说不定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呢。”

      面码退后一步碰倒杯子。

      妈妈对着空气突然愣住,念出面码的名字。

      那一刻眼角有了湿意。

      在安城的房门口,仁太问面码,为什么不进去房间里。

      面码说,只要她在,无论是妈妈还是小菊花,心里都会装满悲伤。

      那一刻有些许感动。

      上课的时候、回家写作业的时候,鹤见的笔记本上面,都是面码的画像,惟妙惟肖。

      原来谁都从未忘记。

      雪集穿着和面码一模一样的白色裙子,甚至连蝴蝶结都一样,飘逸的长发,在夜里奔跑。是不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上面码还未真正消失?!

     波波义无反顾地坚信着仁太说的那些近乎荒谬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质疑,是不是太过于渴望相信终于有了机会可以补偿?!

     彼此的时空,其实都停留在面码死去的那一年,不曾前进。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未闻花名,我没被感动

上一篇:最温暖的遇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