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年花开时www.9822.com
分类:动漫动画

    大树下叠放成花瓣形的五封信。
    ——鹤子,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雪集,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鸣笛,我最喜欢有趣的鸣笛。
    ——anaru,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
    ——我最喜欢的仁坦,仁坦的这个喜欢是想成为仁坦新娘的那个喜欢。

对这段记忆悔恨的人都是谁?是问出这句话的anaru,还是否认喜欢面码的仁太?这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没有……,就好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芽间!找到了——!”
    泪痕还未干,笑靥已漾开。
    “被找到了。”

是面码,你终于可以成佛了呢。是这样吗?

    善良的、美好的芽间。
    “我的心愿已经实现了。”
    画面切换回十年前的光景,景致里流转着回忆独属的柔和的光。小小的芽间答应仁坦的妈妈,一定会让他哭出来。
    “你特地跑回来……”
    后半句哽在喉里,散在空气中。

——仁太从来不哭,大概是因为看我成了这样,所以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虽然很期待转世,可是这件事我总是放心不下。害他一直忍着,其实真希望他能多笑、多哭、多发发火呢。

    而所谓“芽间的心愿”。
    她用一副天真无邪迷迷糊糊的样子说着“忘记了”,脸上的歉意让人无论如何也气不起来。
    据鸣笛说,实现心愿就会成佛的。
    所以其实芽间找不到愿望的时候,仁坦心里是不是也模糊的舒了口气,想着“这样也好,这样就够了”呢。
    先前以为,芽间回来,或许是为了和喜欢的仁坦在一起,或许是重聚迷失了的6个人。
    不是为了让仁坦重回学校上学。
    不是为了让童年的烟火升上天。
    不是为了再听一次致使自己死亡的答案的真心话版本。
    不是为了看看爸爸妈妈弟弟过的是不是都好。
    又或者这些都是的,解开其中一环,于是环环皆解。

【八】
在花火升上天空的那一刹那,每个人都是怎么想的呢?

 就个人而言,挑选新番动画观看的标准无非几点,先看人设,一眼过去人设若够心水,接下去研究剧情,然后是评价。
    这一步首先吸引了我的却是名字。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很少见动漫之中有谁曾启用过如此长的名字,当然它有缩写,可是怎么都觉得相较之下,这一个更本色的还原了日版,读起来写出来的时候,也更觉得受了触动。
    故事很短,短短11话,11话的动画也愈加少见了,作者一开始打得就不是长篇牌,相反,更像一个平凡的夜晚偶然发的一场梦,梦里嵌入了浓重的回忆,惊醒后忍不住泪染了衣襟。
    嗯,就犹如一场梦。

仁太说,我啊,一直觉得大家都变了。不过,实际和大家聊了之后,很吃惊大家其实没怎么变。可是啊,再怎么没变,所谓的“大家”已经不存在了。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少了面码。

    雪白娇小的身影在仁坦停驻后又走出两步远,回身微笑。
    “不可以哦。”
    “因为芽间也想跟大家说话。”

呐,好像缺少了什么捺。

    那花一定还在什么地方盛开着。
    投胎转世的芽间,一定也在哪个角落成长着。
    等待着有一天,在同样的木屋里,与同伴们的相聚。

【一】
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自己曾经喜欢并且现在还一直喜欢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喂,那个曾经喜欢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究竟是谁实现了谁的愿望,已经不重要了。

【六】
换一种可能,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情。

    愈近烟火升天的时刻,愈清晰可见大家的心意。
    【就这样结束吧】
    【一定要让芽间成佛】
    ……
    【还来得及……】
    引线点燃的同时仁坦的“等一等”也卡在喉咙里,迈出的步伐认命般的止住。
    ——天空上有朵好大的花!
    惊讶的回头。
    少女仍然长发雪衣,欢呼雀跃,仿佛“生命的迹象”从来不曾消失过。
    ——芽间,对不起,那一瞬间我真的这样想……你幸好还在。

【九】
仁太喜欢面码。从前是。现在也是。
雪集嫉妒仁太是面码最亲近的人。从前是。现在也是。
anaru喜欢仁太,羡慕可以轻易靠近仁太的面码。从前是。现在也是。
鹤子羡慕那个可以成为雪集最好的同盟者的anaru。从前是。现在也是。

    芽间什么也没有说。
    眼泪就是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眼角滚落下来。

www.9822.com,——芽衣子她,明明已经不在了,你们却还是老样子,为什么?那一天也是,你们不是和芽衣子在一起玩吗?你读过那孩子的日记吧,时间就停在那一天了啊。

    不要忘记我。
    不要忘记共度的时光。
    不要忘记许下的诺言。
    不要随便丢弃了前尘旧事。

面码对仁太说,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吧。
波波说,面码是想要成佛的吧。

    大概神明也不忍见第二次这样的告别。
    黎明的阳光穿透芽间的身体,照亮每个人的样子。
    看见了。

呐,要怎样回应呢?

    错的不是芽间的愿望,而是大家的心意。

【四】
曾经的孩子王,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六个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着这个轨迹,仁太还会是大家的头儿,anaru还是会喜欢仁太,雪集还是会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鹤子还是会羡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当然波波还会是那个波波。

    “……喜欢啊。”

我最喜欢仁太,仁太的这个最喜欢是想成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个最喜欢。

    【捉迷藏】
    没有哪刻比那一瞬更加觉得,这真是一个残忍的游戏。
    藏起来的人在声音消失时就要永别,寻找的人循声而去却无法见到日思夜想的人。
    咫尺的距离,俨然是生与死的隔阂。

——只有那孩子还留在那一天。可是、为什么你们长大了?!为什么只有芽衣子她……芽衣子,一个人孤零零地……

    “我知道哦,是想要芽间做新娘子的那种喜欢哦。”
    “如果芽间没有死,就可以做仁坦的新娘了吧。”
    都说夜晚的情感是容易冲动的。
    “不要走不可以吗?像现在这样在一起……不好吗……”

——谢谢你,面码。那就拜托你吧。

    年少的感情,一定是世间最美好的感情。
    花开的季节,和喜欢的人们在一起,有一个能够称之为“青梅竹马”的人在心里,不经意就住了一辈子。
    及膝的白纱裙,兴奋的笑容,慢慢续起的长发,在空中飘荡。
    或者倒扣着棒球帽,T恤短裤,全世界以我为中心的豪情万丈。
    最好的时光。
    那样好的时光里,我们曾是彼此的全部。
    Secret base。说着令人忍俊不禁的幼稚的话,自己却沾沾自喜甚至引以为傲。
    ——那样的他们,那样的我们。
    最真实的时光。
    也许雨打浮萍也将人们四散天涯,但彼年花开时,唇齿开合间轻轻吐露。
    “勿忘我。”

所有的中心都指向面码呢。如果没有她,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呢。

    刚开片的时候,并不明白“本间芽衣子”这个人物的与众不同之处。她如碟片封面上静态的时候一样,矮矮的个子,银灰的长发,白色连衣裙,以及明亮得赛过日光的笑容。
    可慢慢的,从仁坦父亲的态度也好,anaru的疑惑也好,任坦的自白也好,我错愕的意识到,“本间芽衣子”,是个已经不存在的人。
    只有任坦能够看见她。
    该有多寂寞呢?
    在仁坦面前扯着嘴角欢笑吵闹,对方在有外人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进行回应的。
    回到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家,看到供在神龛上的最爱吃的咖喱饭,妈妈说着“芽衣子这孩子这么迷糊,说不定连自己死了这件事,都还不知道”,女孩立定站好,虚弱地牵出一个微笑,用颤抖的声音说“知道的哦,自己死了这件事情,芽间还是知道的”。
    在天色全黑下去的时候,独自坐在二楼的栏杆上,或独自赤脚无目的游荡在街头,或恹恹地趴在餐桌上哼着淡淡的旋律。在黑暗之中,是不是就可以将别人看不见自己,归咎为夜晚的原因。
    她为什么会回来呢。
    只有仁坦看得见,差点连我都要相信,芽间只是他一个人的幻觉罢了。
    可是当6个幼时好友再次齐聚,面对雪集的恶言相向,anaru的动摇,鹤见的淡漠,同样只有仁坦看得见的,芽间脸上无法掩饰的悲伤。曾经的“头儿”,如今的废柴仁坦终于因愤怒产生勇气,拿出芽间做的蒸面包,坚定地告诉大家芽间的存在。
    尤其在刻有“超平和Busters”的木屋,故事结束的地方,芽间在日记本上证明了自己的意志。
    然后,故事结束的地方,故事再次开始。

雪集说,实现面码的愿望这种荒唐的事还是算了吧,你也该醒醒了,大家都是在配合你而已,配合可怜的你。
Anaru说,不要再玩这个了啊。
鹤子说,太差劲了,宿海,这种时候还玩面码的幽灵游戏。

    “我们来重现那天发生的事吧。”
    “仁坦,你是喜欢芽衣子的吧。”
    “说吧,说吧,说吧,说吧,说吧……”
    “逃走的话,那天发生的事又会重演了。”

——哇~天上开花啦~
——诶?面码?

    局中人敞开心扉寻回了彼此和自己。
    局外人看着芽间一点点变得透明。

惊喜。疑惑。慌张。愧疚。还是单纯的认为这其是自己的错觉,能看到她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产生幻觉的吧。

    内疚。懊悔。羡慕。嫉妒。逃避。谎言。喜欢。
    单独拿出来其中之一,都足以产生巨大的能量。
    每个人都想让事情结束,可方法呢?

【十一】
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
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

    都是深压心底,最诚实的思念。

【十二】
在十年后的八月 我相信还能再与你相遇

    因嫉妒死后还被仁坦喜欢,而希望她成佛的anaru。
    因知道芽间喜欢仁坦,又只有仁坦能见到她而希望她成佛的雪集。
    因喜欢雪集,羡慕anaru能理解他,所以希望芽间成佛、anaru和仁坦在一起的鹤子。
    因目睹芽间被水冲走却未曾施救,游走世界却终受自责束缚而回到起点、希望得到芽间看书的鸣笛。

只有一个人能看到的幻象果然……像是一个拙劣的谎言呢。
可是既然看到了,又怎能当做视而不见。即使只有一个人,即使对于面码的愿望只有一点点线索,即使面对再多再大的阻力,也想要帮着她实现。因为那并不只是背负着一个人的愿望。

    从妈妈死后、芽间死后,仁坦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三】
——呐,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欢面码啊?
……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女……

    因为喜欢而羡慕,因为喜欢而念念不忘,因为喜欢而获得救赎。
    芽间的存在,本身就是维系六人真实性的纽带吧。
    她是五个人变得生疏的那个心结,她的归来,必能将之解开,将他们救赎。
    所以仁坦会说,“当我觉得大家都变了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大家都没变。”

我们看似的关心,其实只是为自己的解脱找的一个借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只是在我们的伪装下看不见未曾愈合的伤口。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彼年花开时www.9822.com

上一篇:《那朵花》————这次,我没有再错过你 下一篇:死神的眼泪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