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名未闻的小情怀——夏日不醒的水色眠梦
分类:动漫动画

那本该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夏日午后。
窗外的天空澄蓝一片,只属于夏天的翠绿在大地上恣意蔓延。暑气被阻隔在屋外,宅在家里的少年把额前凌乱的散发随意扎起,叼着冰棍猛击手柄按钮,偶尔也会不耐地吐槽一下路人的对话,发狠似的扫射着屏幕上的巨大怪物。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一切本该就这么无聊地持续下去……
但不可思议的故事总是开始得那么理所当然。软软的声音在少年身旁响起,白色的连衣裙蓝色的缎带,水色的双眸银灰的长发,少年怔怔地望向那张无法忘却的脸。
啊,夏日的猛兽。
沉寂的空气被搅乱。夏日的猛兽异常凶险,她用力扯去记忆的封条,让回忆从气流的缝隙倾泻而出,袭向十年后的他和他们。
然后,开启一个全新的夏天。

图片 1

✿无法预测的除却相遇只有分离

面码

并非所有的猛兽都得劳烦奥特曼来击退,名为面码的少女早已不需要任何驱逐,就已不再属于此间的世界。从十年前的那一天起,与面码相遇就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啊,要知道只有“不可能”本身才是真正的不可能。
少女面码,年龄未详,以“不可能”之姿再次闯入仁太的生活。
最初,这个第一女主角曾让我产生过弃剧的冲动。典型的小女生,卖萌,任性,喋喋不休,配上茅野愛衣娇软柔腻的声线让我头疼不已。可即便是这样的她,在微笑着坦诚面对自己已死的现实时,仍然让人心间一紧。如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生死相隔,如果化作幽灵依然存有喜怒哀悲,如果明明站在你的面前,你却看到不到她……那么在这个小小的身躯里,究竟填塞了多少悲伤,又该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若无其事地让裙裾在夏日里飞扬。
于是我努力试着去相信面码的真实。她能吃下滋滋冒烟的烤肉,她的物理攻击让仁太毫无招架之力,她会在夜晚占据屋主的床铺掩被而眠,她也冲着仁太傻傻地笑,一如往昔。但有些真实毕竟只能实现于无法解释的神秘主义。那样的面码无法在镜中反射出等距的虚像,也得不到任何一个其他人的目光,她只能被仁太的视线所捕捉,在他眼中那一方小小的幕布上投下颠倒的影像。
她带着一个愿望回来,与仁太相见。

因为幼时对仁太妈妈的承诺,多年以后面码的灵魂来到仁太身边,请求仁太实现自己的愿望。

而当时间回溯到十年前,面码的离开也如同她的出现一样教人措手不及。我们至今还未能得知那个意外的全貌,那只拖鞋掉落前的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把面码和那个仁太以为一觉醒来就能到来的“明天”一并带走,也带走了超和平BUSTERS之后的十年。
我们无法预料到的那些分离早在冥冥之中就被预定好,起因是仁太的那句话,还是面码的憨笑,是鸣子满怀醋意的提问,抑或是更早以前,连我们都无法得知的他们的相遇。
当“超和平BUSTERS”的字样被刻在秘密基地里的时候,他们都想不到会有和对方无法坦率地说出“再见”的那一天。面码的死就像一块巨石,堵在足以让他们五人一起向前走的道路上。于是他们只能怀着不敢正视的悲伤,从狭窄的岔道仓皇落逃。

当年因为她的死而解散的超和平busters成员因为她的灵魂又羁绊在一起,幼时的回忆,那天的回忆,谁都没有忘,谁都忘不了。

✿逃脱不了的不止时间还有回忆

当鸣子问仁太:“仁太,是喜欢面码的吧?”仁太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脱口而出:“谁喜欢那个丑八怪啊”红了脸,夺门而出。其实,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越是不敢去面对,越是害怕去承认。有时候,太随意说出口的喜欢,不够真,不够诚。

在我们漫长人生的开端总有那么一个时期,不用上学,没有烦恼,成天和邻居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耍,有的时候弄得一身脏免不了被妈妈一顿骂,但心里也会暗暗想着某个家伙现在和我的处境一样,就又忍不住偷笑起来。那些家伙我们称之为童年玩伴,打上童年的标签就好像被限定了期限,当我们渐渐远离童年,似乎也就渐渐远离了他们。他们的名字,他们的长相,和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冒险,分享过的笑话,交换过的便当,那些都模糊在心底的某个地方。待到多年后再相见,彼此也已经变得难以相认,于是连一句问候都成了奢侈。终于,我们就这样在茫茫人海中离散不见。
如果说面码的死是花名表面的悲伤,超和平BUSTERS的分崩离析则是一股闷闷的钝感,积压在心上,难以排解。
墙上依然悬挂着多年前的表彰状,彼时闪闪发光的少年如今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懒散颓唐,与世隔绝。就像是不见了的商店,消失了的邮筒,时光抹去那些曾经我们以为会长久驻扎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只留下路边一脸麻木的你和我。
他们被时间冲刷着,从十年前的那场事故一路走来,收起了稚嫩放掉了梦想,彼此间的距离也越拉越远。从相熟到陌路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去经历的遗憾,它默默地抽取掉你人生的一部分,阵阵的空虚。于是重聚才显得那么珍贵,即使只是拿出古早的游戏机,联机打着不知被淘汰了多久的口袋妖怪金版,为了取得一只稀有的怪兽而努力战斗,这样的过程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时光变成脚下汹涌的长河,彼此共同的回忆是唯一浮于水面的栈桥,只要迈步往前走,依然能在桥上相遇。
但有的时候,这座桥却令人畏惧,不敢踏足。
人类是会用尽一切办法来伪装自己的生物。软弱让我们无法面对既定的过去,仿佛强迫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就能逃脱回忆的束缚。似乎谁都变了,但到头来,又是谁都没有变。当年违心地发了卡的仁太和确实被发了卡的雪集,这两个将面码的死归咎于自己的少年滞在回忆里一步都走不出去,于是一个自暴自弃,一个自欺欺人。
比起仁太,坏掉的雪集让人更为在意。也许命运一开始对他就是不公平的,明明已经足够优秀,身边却还有更加优秀的仁太。自己不如他那么光彩夺目,没有他的领袖气质,甚至连抓到的独角仙都逊色于他。于是喜欢的女孩更青睐仁太似乎也就那么的顺理成章。出事的那天面码没有收下他的发夹,十年后的现在她依然没有在他面前现身,骄傲如雪集又怎能一而再地忍受这样的结局。他穿上面码的长裙,挣扎着试图证明面码不是只属于仁太的专有物品。很多人说他是个变态,但在我眼里,雪集只是一只不愿示人以伤口的野兽,保护着自己可怜的自尊。他是羡慕仁太的,过去是,现在也是。因为无论仁太堕落成什么样,面码选择的依然是他。
幸好雪集还有鹤子。
从小到大鹤子一直注视着他,也看穿了他。她的冷静与温柔永远停留在雪集的身后,他陷在过去无法自拔,她便倾尽年华奉陪到底。但鹤子也并不如她所表现的那样坚强甚至冷漠。无论是默默吞下其他女生嫉妒的中伤,还是看着雪集为面码而疯狂,那些伤害都像一根根针,在她身上戳出细密的伤口,她只是不说,不哭,甚至,她只是自卑。
我只希望在他们的心结彻底打开的以后,在那个异次元依然生活着的两人,能够真正坦率地看着自己,也看着对方,然后互相温暖。

仁太以为自己的一番话害死了面码,变得封闭起来,终日浑浑噩噩,再也没有往日超和平busters里的leader风范。

✿手中紧握的名为牵绊抑或未来

仁太最大的敌人就是不敢直面内心的自己,明明爱自己的母亲,不愿看见她受到病痛的折磨,可是当病重的母亲想抚摸他时,他却蓦地避开。不愿,其实更确切地说,是不敢面对赢弱的母亲,害怕母亲离自己而去。用逞强的外表掩饰内心的脆弱与无助。面对对面码的感情,他也不愿承认。其实,当面码死后,仁太就没有成长,所以当雪集逼着鸣子重复当年的问题时,仁太第一的反应就是逃避,逃避回忆,更逃避自己的真心。

在这座小小的秩父市,走到哪里都有属于他们曾经的画面。跑过的那座桥、捉过迷藏的神社、刻上宣言的秘密基地,超和平BUSTERS活跃过的痕迹历历在目。虽然他们斗不过时间,逃不出回忆,但彼此间的羁绊却从未减弱过。他们只是将它搁在一旁,刻意回避罢了。
面码的归来是向湖面投下了一颗碎石,也是往铁屑里丢下了一块磁铁。她惊扰了他们的日常,也又一次把超和平BUSTERS集结了起来。
所有人都认为面码的愿望是放一场自制的烟火,即使结局告诉我们的愿望更加的单纯而坑爹(!)。但我始终愿意去相信面码的愿望是超和平BUSTERS能像以前一样在一起就可以了。一起去面对未来,即使那个未来中没有她。
最后的捉迷藏,我一直觉得是太过矫情的。但如果想到每一个人坦白了自己黑历史后的释然,想到他们积压了那么多年的情感终于找到出口,想到好不容易再见却又要分别的那份心情,也许多喊几声也无伤大雅。
面码渐渐消失的黄昏过后,崭新的清晨终会到来。她和夏天一起结束,而他们将怀揣着大大的希望继续向着未来进发。虽然十年后的超和平BUSTERS里少了面码,但她将依然陪伴在他们的身旁。天空是她水蓝的双眸,云朵是她白色的长裙,而她永远停不下来的话语声,那将是夏日林间的一场蝉时雨。

仁太因为自己的胆怯,羞涩,只能在事情发生后用回忆折磨自己。每每想到面码的死,就会想到当初被自己当众说成“丑八怪”时面码露出的无奈又尴尬的笑容。想要对面码道歉,却总是欲言又止。其实,有些事,一旦错过最恰当的时机,就再也找不到去做的理由了。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鸣子的一面,会羡慕,会嫉妒,但是又是善良的。鸣子从小就羡慕面码的一头直长发,甜美的外表。讨厌自己的卷发和眼镜,默默喜欢着仁太。当听到仁太说面码丑八怪的时候,内心悄悄高兴。其实这不是错,这也不是邪恶,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鸣子的这一面。然而,鸣子因为自己的话间接导致面码的死亡而一直自责,一直放不下。

她从来没有活出自己的本性,终日模仿别人的轨迹,活在别人的影子下。明明不喜欢好友的生活方式,却逼着自己打扮成小太妹的形象,努力融入不属于自己的圈子,即使自己从来没有收获快乐,即使受到了伤害。其实,做自己,喜欢自己,很重要。

雪集其实是我最同情的人,明明很优秀,却总是有一个比他优秀的人挡在他面前,遮住照耀在他身上的阳光。别人,看不见他。

雪集的内心是扭曲的,自己一直被面码的死所束缚,无法洒脱,可是却自欺欺人,觉得仁太所见的面码是他臆造的,是仁太被思想束缚所致;明明不爱鸣子,却在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和面码在一起后找鸣子当替代品;知道仁太不舍面码离去,却因为自己见不到面码的灵魂而极力催促面码成佛,自己得不到,就不会让别人得到。其实,放手,然后看着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快乐的别人,真的会收获同等的快乐。

说实话,鹤子是最让我吃惊的一个角色。小时候,她和鸣子一样,是超和平busters里不起眼的一员,甚至比鸣子的存在感更低,谁都会以为,一直默默喜欢着雪集的鹤子一定是羡慕嫉妒面码的,鸣子也一直这么以为。可是,这个外表安静,甚至有些冷漠的女孩子骗了所有人,其实她一直羡慕的都是鸣子啊!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花名未闻的小情怀——夏日不醒的水色眠梦

上一篇:灾难的石子和停止的时间之轮(含剧透) 下一篇:那天我们仍未知道所看见的花的名字www.9822.com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