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见到的花,叫什么名字来着?
分类:动漫动画

       活泼的,吵吵嚷嚷的,缺根筋的,善良的,爱哭也爱笑的,简单的,爱撒娇的,也懂事的,重承诺的,特别让人信任的,妹妹一样的面码。我喜欢停在那一天的她。面码。幸好,她没有在这个世界长大。
       虽然从一开始就猜到了这是怎样一个故事,然而要是概括起来,这个世界的故事未免也太千篇一律。因为面码的死,每个人都活在阴影中无法救赎,然后通过完成面码的愿望,大家的天空终于放晴。但我想看的是,其中的回转,小细节小心思和自我救赎的过程。
       昔日的”超和平busters”不再,大家排斥相遇,排斥以前最亲切的小名,排斥那一天;面码妈妈一直活在过去,她恨他们能长大,聪志的家阴沉沉着。一切,都改变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大家都是同一种表情,面无表情;大家用同一种声音,不冷不热。不夹杂任何感情。
       面码总是很兴奋的声音,与他们的低落声形成了尖锐的对比。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成了这个样子?表面上一切都因她而起。最后,大家帮助面码完成了愿望而她并没有消失。大家承认自己的“卑劣”——不同的私心。希望她不要消失,那么她就能和自己永远在一起的仁太,希望她消失然后就能和仁太在一起的anaru,希望她消失anaru跟仁太在一起后,自己就能和雪集在一起的鹤见……一个链条。不甘心只有仁太才能看见面码的雪集,眼睁睁看着面码被冲走而无法原谅自己的波波……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能顺着人主观意愿的方向发展。况且人各有心,哪能一一满足。而面码,想要转世却是因为,这样,她就重新可以跟大家在一起,而不仅仅守着仁太。
       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六人组,其实那时候,小邪恶的心思已经开始悄悄滋生。雪集不服气仁太是头儿,喜欢面码而面码却喜欢仁太。仁太喜欢面码,可anaru不高兴。而鹤见一直羡慕anaru是雪集身边的理解者,即使面码死了,雪集因着同病相怜,选择anaru而从不懂鹤见的心。因为欲望,所以嫉妒。所以产生了裂痕。而面码,不仅喜欢仁太,也同时爱着大家,这个集体。她的大爱,让大家依然快乐的在一起。直到那一天。
       最后因着争执终于鼓起勇气大声说出心声,坦诚相待。如果没有面码,没有这个机会,一辈子也不会说出口。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世界多么无奈,为什么我想要的东西,你那么轻易就能得到?而自己一直在向上仰望,却忘了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东西恰恰是别人羡慕的,却没有珍惜。
环境在变,经历在变,人在长大。改变总是有的,然后内心的一些东西,在童年生根发芽以后,还是会一直留着的。只不过有的人拼命地压在心底再也不去触碰,最终忘记。可是是因着一个契机,还是能找回来的吧。回不去的曾经固然遗憾,看一眼,是为了更好地朝前走啊。面码帮助他们找到了自己。“鹤子,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雪集,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波波,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anaru,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我最喜欢仁太,仁太的这个最喜欢是想成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个最喜欢。”
       这样的动漫总是很温情。因为它探讨的是人性。它不说教,它还原生活。它近在身边。
       父母。无论怎样,仁太的爸爸貌似不管他,实际上却关心着他的一切;anaru跟妈妈吵架,搬离家住,妈妈也对青春期的她表示理解。父母有退让,真的不容易。他们一直都在寻求我们更容易接受的爱我们的方式。我不会忘记当我发短信给爸爸报喜,爸爸回我的一条买萌体,竟然比我自己的好消息更让我欣喜。我不会忘记妈妈的淘宝体短信,让我觉得他们在努力接近我的世界。当我心累的时候,他们向我炫耀他们的悠闲生活:阳光很好的下午,到山上去采野菊花,我闭上眼想象,内心得到片刻的宁静。微笑。
       聪志。姐姐面码让他保护家。这是对一个小小男子汉的重视,让小小的他生出责任感来,觉得自己很强大。所以尽管那时的他对姐姐没有什么记忆,却对这件事情印象深刻。因为这足以影响一生。所以他是唯一没有活在过去的人,一直努力给毫无生气的家带来希望。
       面码。她单纯善良,所以她在这个世界长大,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再一次想起公主女巫论。你会觉得有些人生来就是公主,众星捧月,人人顺她,事事依她。公主可以撒娇,可以被保护得很好,可以不长大。有些人一直是女巫,在角落,或者给公主当陪衬。女巫不可以撒娇,不被欣赏,所以独立,靠自己战斗。而现实是,谁都不会单纯是公主或者女巫。就像沈奇岚所说,“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纯洁天真的天使,也有一个风情成熟的女妖。只是每个女人的际遇不同,常被守护的自然不需要女妖出场,常常身处险境的如果还如天使般天真浪漫,自然遍体鳞伤。”所以故事里死去的是面码,她保持着最本真最纯洁的品性,来到这个世界去唤醒大家的真善,帮助大家走出阴影。
       我看见了曾经的自己。因为,曾经的自己像面码一样,在乎别人,总是自省。然而又有点不一样,我是为了一些存在感。豆蔻的年纪,走在街上以为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烟视媚行。我在他们身上看到现在的自己,因为,环境一点点地险恶,还如面码般天真,而身边有没有保护自己的人,必然会受伤。但是,内心的东西还是要坚守。不单纯只是为了击破迎面而来的伤害,保护自己。始终觉得,保持善心,即使会被伤害,但是上天总会安排周围的人帮助自己。就像,只要努力奋斗着,那么上天总会给你好运气。
       一直都在的你们。很神奇的是,我们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联系少而淡漠,反而愈益醇厚;感觉比在一起读书的时候还要亲密。也许那些从第一集就开始飙泪的人们也经历了跟故事里一样的同儿时伙伴的疏远淡漠。然而我是幸运的。我拥有许许多多令心温暖的小细节。走在路上,我会傻笑。面对大学同学促狭的笑容,一开始我辩解不清,后来索性就让他们瞎猜疑。
       所以,像最后说的那样:“一个个流转的季节,让路边开放的花朵也随之变化,那个季节开放的花……名字叫什么来着?轻盈地摇曳着,每次触碰都有点痛,把鼻子凑过去,有股淡淡的青涩的阳光的香气,渐渐地,这香气变模糊了,我们慢慢长大了,不过,那花还一定在什么地方盛开着。没错,我们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实现那花的愿望。” 大家终于放下,所以都看见了面码。
       成长。你也许是带着无奈,私心,嫉妒,执着于仅仅是为了让对方不得到的争抢;或者是内心悲观无力,并陷入大家都不关心我的强烈臆断,把自己打扮成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或者是任性骄傲,肆意撒娇,因着周围人的忍让而从不知道收敛……你也许是单纯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首先检讨自己,习惯退让;或者是整天疯闹,嘻嘻哈哈,然而把敏感的内心包裹起来不让人看见,爱热闹,其实最安静;或者是爱憎分明,行事风格简单明快,说话直白……长大后,大家在人前仿佛都成了一个样子,通情达理,笑容和善。但是,路遥知马力。再但是,有的人萍水相逢,不能日久相随,所以淡然处之。有的时候,遇到一个跟自己相似的人,觉得满心欢喜;而太过相似,有时候并不会惺惺相惜,而是相看两相厌。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是难以分辨。实在无法想象那些嘴上抹油的人是怎样口是心非地说着那些听起来真诚的,善解人意的,或者自我悔过的话语。《尘埃眠于光年》说,“如果你总是疑神疑鬼地摇摆在两种极端之间,那就没法以良好的心态去生活。秋和的处理方法是,通过对任何事保持警惕,对任何人心存提防来保持对某件事的乐观”。索性就不去分辨。守好内心的东西要紧。
       所以,在成长中理解了不公平,理解了攻击与伤害,但还是告诉自己要分享多于索取,懂得放下与原谅,不能自暴自弃。有勇气,有信心,有方向,独立行走。在黑暗中,你害怕,但是你是一个人,你别无选择,只能咬咬牙,心一紧,硬着头皮走出去。
       童年的伙伴们心中那朵花还在,所以,即使一个人再孤单脆弱,也还是有依靠。所以,当你埋怨生活,怒问人生意义的时候,我想你一定是忘了那些神奇,那些惊喜,那些温情。

【一】
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自己曾经喜欢并且现在还一直喜欢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喂,那个曾经喜欢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呐,要怎样回应呢?

惊喜。疑惑。慌张。愧疚。还是单纯的认为这其是自己的错觉,能看到她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产生幻觉的吧。

不然长大的芽衣子怎么、怎么会还穿着那一天的衣服呢?

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记忆中最漫长的一天。

【二】
想起小学时每年都会写的一个作文题目《一件最难忘的事》,每每拿到这个题目,都会很囧,明明没有什么开心的让自己难忘的事情呀,只好每年都写同一件事,倒“真的”成了最难忘。可是慢慢长大才终于发现,“能够”称得上最难忘的事情未必是那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痛苦的记忆太深刻,所以才不会被忘记。

那么把这个“最难忘”的出口放到仁太、anaru、雪集、鹤子、波波身上,他们每个人最难忘的借口或许都不一样,可是最难忘的结果却都是同一个——那就是面码的死。

一个人可以被喜欢、被讨厌、被嫉妒,可是唯有她死了,才会让人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将自己的情感寄放到何处,因为将它们存放的载体已经不复存在。这种不能触摸的距离可以轻易的就将每个人都打败。

【三】
——呐,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欢面码啊?
……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女……

对这段记忆悔恨的人都是谁?是问出这句话的anaru,还是否认喜欢面码的仁太?这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没有……,就好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是不是就是因为对这段记忆太执着、太愧疚,所以才会看到面码的幻象?可是如果单以执着来定论,那么雪集对于面码的爱恋绝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为什么面码只会去找仁太啊?从前是。现在也是。

果然看见幻灵这种事情,是需要双方的执念才行。

以某个契机为落脚点,果然最放不下心的人是你呢。

【四】
曾经的孩子王,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六个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着这个轨迹,仁太还会是大家的头儿,anaru还是会喜欢仁太,雪集还是会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鹤子还是会羡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当然波波还会是那个波波。

呐,好像缺少了什么捺。

仁太说,我啊,一直觉得大家都变了。不过,实际和大家聊了之后,很吃惊大家其实没怎么变。可是啊,再怎么没变,所谓的“大家”已经不存在了。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少了面码。

拼图中少了一块又怎么能够再次拼成完整的一幅画。

因为大家都没法把过去当做过去。

【五】
——你们关系真的非常好呢……芽衣子应按会很羡慕吧,她,又被孤立了。

——嘴上说芽衣子会开心,其实只是自己找乐子吧,拿芽衣子当借口。

——芽衣子她,明明已经不在了,你们却还是老样子,为什么?那一天也是,你们不是和芽衣子在一起玩吗?你读过那孩子的日记吧,时间就停在那一天了啊。

——只有那孩子还留在那一天。可是、为什么你们长大了?!为什么只有芽衣子她……芽衣子,一个人孤零零地……

我们看似的关心,其实只是为自己的解脱找的一个借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只是在我们的伪装下看不见未曾愈合的伤口。

聪志说,我家的父母都不正常。那个大妈,基本不出家门的,好像不想见到别人一样。当然我明白姐姐去世了她很难过,可是,让人觉得很不爽。那样的人是自己的母亲,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明明——还有一个孩子,活着呢。

【六】
换一种可能,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情。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天见到的花,叫什么名字来着?

上一篇:www.9822.com我能与这动漫邂逅真的是真的是太好了 下一篇:笑着说再见,有点伤感吧|《未闻花名》www.9822.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