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dnoah Zero第8集插曲 Asseylum
分类:动漫动画

艾瑟依拉姆公主向马克芭蕾吉舰长等人坦白了自己火星公主的身份,并且运用自己Aldnoah的能力帮助他们驾驭了名为“DEUCALION”的火星战舰。而斯雷因则被库鲁特欧伯爵抓住,并施以电击和鞭刑,拷问他前往种子岛的目的,斯雷因没有说任何信息,而是反问伯爵对公主的忠心,在斯雷因昏迷前,库鲁特欧伯爵得知了公主还活着而且托尔兰被斯雷因所杀的消息,在库鲁特欧赞赏斯雷因忠心,并且发誓要找到残害公主的凶手之际,扎兹巴鲁姆伯爵来到库鲁特欧伯爵的扬陆城,并将扬陆城摧毁,在库鲁特欧伯爵明白他是加害公主的叛徒时,被扎兹巴鲁姆杀害,随后扎兹巴鲁姆将昏迷的斯雷因带走。这首是伊奈帆和公主谈到斯雷因时的钢琴插曲。斯雷因好苦情啊,真心虐。

www.9822.com 1

动漫音乐观看:

别林斯基有这样一段话:“对于缺乏上帝教启示的希腊人来说,生活有其暧昧的、阴沉的一面,他们称之为命运,它像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似的,甚至要威胁诸神。可是高贵的自由的希腊人没有低头屈服,没有跌倒在这可怕的幻影前面,却通过对命运进行英勇而骄傲的斗争找到了出路,用这斗争的悲剧的壮伟照亮了生活的阴沉的一面;命运可以剥夺他的幸福和生命,却不能贬低他的精神,可以把他打倒,却不能把他征服。”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Aldnoah Zero专区

斯雷因,年度最悲催男角色,被鞭打,被击坠,弑父杀人,最后还是被才出场一话的金毛小白脸NTR,求死不得,牢饭终生。

《Aldnoah Zero》的结局并没有迎来成片的喝彩,斯雷因更像是个小丑一样,在监狱中结束了自己对命运的抗争。然而,细细品味这一路走来的心酸,斯雷因这个角色身上似乎拥有了更多别样的光芒,在火星版本的“西方中心主义”的包围下,斯雷因艰难地把地球文化传播给薇瑟帝国的第一皇女,却最终自身被“西方中心主义”所侵蚀,走到了艾瑟依拉姆公主的反面。一个希腊古典式英雄,最后又以自身的毁灭,完成了对灵魂的救赎。

《Aldnoah Zero》中的火星薇瑟帝国可以说是异化了的西方中心主义象征。英国诗人鲁德亚德•吉卜林曾说,东西方永不相会,白人高人一等,肩负着缔造世界、传布文明的责任。火星种族优越论一直是薇瑟帝国的主流思想,也表现在了剧中大部分火星人对斯雷因的态度上。库鲁特欧伯爵虽然对艾瑟依拉姆公主忠心耿耿,却视地球人种为劣等民族,甚至对待公主的近侍斯雷因,也常常使用辱骂鞭打等手段进行惩罚。在对惩罚做的谱系研究中,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发现,惩罚总是涉及身体,不论是血腥的惩罚,还是“仁慈”的惩罚。惩罚的对象总是涉及身体,而身体则相应地刻写了惩罚的痕迹。身体的可利用性、可驯服性,它们如何被安排,如何被征服,如何被塑造,如何被训练,都是由某种权力来实施的。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很容易发现,在《Aldnoah Zero》中,库鲁特欧伯爵通过对身为地球人的斯雷因进行身体上的惩罚,来构建了不同于薇瑟帝国的地球形象,转换到现实语境,即是库鲁特欧伯爵所代表的西方中心主义完成了对西方想象中的东方主义观念的塑造。

作为库鲁特欧伯爵的铁甲骑兵,塔尔西斯带个斯雷因的应该更多是关于身体惩罚的回忆吧,而接受了塔尔西斯的斯雷因,是不是接受了以库鲁特欧伯爵为代表的火星种群,对地球“东方主义”形象的认同呢?

白人种族优越论是19世纪欧洲中心主义的一个极端表现。欧洲中心论者深信上帝创造了不同的人。它将白人造得更聪明,所以白人能指挥劳动,能指导宽背、低能的劣等种族的发展。无论是科学上,技术上,还是道德上,白人都相信自身相比其他种族而更为优越。

这在《Aldnoah Zero》创作者描绘薇瑟帝国对地球社会的整体概念时,显现得相当明显。如第一话中,当薇瑟公主艾瑟依拉姆作为地火亲善大使受到不明原因的火箭暗杀,整个火星社会几乎没有人认为可能是轨道骑士的阴谋行为。而这其中连常年居身政界的库鲁特欧伯爵也未尝有过怀疑,在库鲁特欧伯爵的概念里,火星人作为种族是优越于地球人种的,他们的社会道德相对地球人种是高尚的,是不允许暗杀公主这种卑鄙阴谋的。

www.9822.com,对斯雷因身体上的惩罚,满足了西方中心主义的征服欲望,在库鲁特欧伯爵惩罚斯雷因的场景里,斯雷因化身成了顺从的东方阴柔女性形象,而库鲁特欧伯爵则是残酷的白种男人,西方往往认为自己是男性的,巨大的枪炮,先进的科技,庞大的军队,所以东方是女性的,软弱、精致,却拥有能够孕育生命的一切。从库鲁特欧伯爵内心深处,地球作为东方的形象,骨子里是期望被支配的——因为女人不可能自立思考,地球需要火星的基因精华。

但是,正是库鲁特欧伯爵深入脊髓的种族优越,斯雷因以满身的伤痕完成了对库鲁特欧伯爵最大的愚弄,完成了东方对西方暂时的反噬。地球人就没有忠诚吗?就没有火星人所能具有的一切优秀特质吗?带着这些疑问和反省,库鲁特欧伯爵走向了他生命的终点,而他的铁甲骑兵“塔尔西斯”,则作为一种象征,移交到了斯雷因的手上。扎兹巴鲁姆伯爵是以反省火星人社会缺点、道德弱势的形象出现的,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火星社会的积弊,作为暗杀公主行动的策划者,他的动机却比火星传统社会道德要来得高尚。

然而,扎兹巴鲁姆伯爵并不反对西方中心主义,他的一些表白,只是一种对自身缺陷的反省,是一种“反西方中心主义”的“西方中心主义”。于是,被文明对待的斯雷因,渐渐模糊了地球和火星的二元对立,模糊了自身的地球属性。斯雷因很快就被扎兹巴鲁姆伯爵所宣扬的更加仁慈的“西方中心主义”所诱惑,认同了“西方中心主义”价值观,并且最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从接受“塔尔西斯”起,斯雷因完成了自身的“脱亚入欧”的最后一步。认贼做了父,以弑父的行为完成了对“西方中心主义”的献祭,并践行始终。他的悲剧是注定的,作为最后的移民者,他的身份是尴尬的,相对于已经形成种族概念的火星移民,斯雷因浑然是个外来者。他的身份跨越了地球和火星两个文化,却未曾选择过归化任何一个文化,直到弑杀自己的义父扎兹巴鲁姆伯爵。

在斯雷因弑父后,他的行为却越来越像库鲁特欧伯爵和扎兹巴鲁姆伯爵,他在文化认同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甚至比火星人更加的火星人。

斯雷因明白自身的变化意味着对自己理想的背叛,对公主的背叛,但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却不得不走出这背叛的一步,直到深渊把他吞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Aldnoah Zero第二季专区

别林斯基有这样一段话:“对于缺乏上帝教启示的希腊人来说,生活有其暧昧的、阴沉的一面,他们称之为命运,它像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似的,甚至要威胁诸神。可是高贵的自由的希腊人没有低头屈服,没有跌倒在这可怕的幻影前面,却通过对命运进行英勇而骄傲的斗争找到了出路,用这斗争的悲剧的壮伟照亮了生活的阴沉的一面;命运可以剥夺他的幸福和生命,却不能贬低他的精神,可以把他打倒,却不能把他征服。”

斯雷因,年度最悲催男角色,被鞭打,被击坠,弑父杀人,最后还是被才出场一话的金毛小白脸NTR,求死不得,牢饭终生。

《Aldnoah Zero》的结局并没有迎来成片的喝彩,斯雷因更像是个小丑一样,在监狱中结束了自己对命运的抗争。然而,细细品味这一路走来的心酸,斯雷因这个角色身上似乎拥有了更多别样的光芒,在火星版本的“西方中心主义”的包围下,斯雷因艰难地把地球文化传播给薇瑟帝国的第一皇女,却最终自身被“西方中心主义”所侵蚀,走到了艾瑟依拉姆公主的反面。一个希腊古典式英雄,最后又以自身的毁灭,完成了对灵魂的救赎。

《Aldnoah Zero》中的火星薇瑟帝国可以说是异化了的西方中心主义象征。英国诗人鲁德亚德•吉卜林曾说,东西方永不相会,白人高人一等,肩负着缔造世界、传布文明的责任。火星种族优越论一直是薇瑟帝国的主流思想,也表现在了剧中大部分火星人对斯雷因的态度上。库鲁特欧伯爵虽然对艾瑟依拉姆公主忠心耿耿,却视地球人种为劣等民族,甚至对待公主的近侍斯雷因,也常常使用辱骂鞭打等手段进行惩罚。在对惩罚做的谱系研究中,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发现,惩罚总是涉及身体,不论是血腥的惩罚,还是“仁慈”的惩罚。惩罚的对象总是涉及身体,而身体则相应地刻写了惩罚的痕迹。身体的可利用性、可驯服性,它们如何被安排,如何被征服,如何被塑造,如何被训练,都是由某种权力来实施的。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很容易发现,在《Aldnoah Zero》中,库鲁特欧伯爵通过对身为地球人的斯雷因进行身体上的惩罚,来构建了不同于薇瑟帝国的地球形象,转换到现实语境,即是库鲁特欧伯爵所代表的西方中心主义完成了对西方想象中的东方主义观念的塑造。

本文由www.9822.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Aldnoah Zero第8集插曲 Asseylum

上一篇:进击的巨人OST钢琴版 attackwww.9822.com: on titan 下一篇:www.9822.com:寄生兽OST I AM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