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8455最新网站

  • 无障碍浏览
  • 您所在的位置:澳门新浦8455最新网站 > 警营学问

    【公安往事】南通版《地下地上》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20年06月22日

    阅读:

      电视连续剧《地上地下》描述的是我国东北地区的大城市沈阳,在解放前后中共地下工编辑对敌英勇斗争的故事。而江苏南通版的《地下地上》,却是一段真实、但未被描述过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刘驰,原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副局长。

      刘驰很早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却在国民党的敌特机关里任职过;南通解放时,他是市公安局的治安科长、预审科长,一位功勋显赫的人民警察。

      抗日战争爆发后,正在苏北国立南通中学求学的刘驰,一直积极参加中共南通地下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救亡活动,上街游行请愿、散发抗日传单,曾在城门洞里打过日本鬼子。即使高中毕业后在伪警察机关担任少尉书记员、中尉政训员等职,亦积极做好中共地下党组织赋予的内应工作。1944年,刘驰与中共地下党员钱健吾有了直接联系。从此,他对共产党的认识逐渐加深,并与他的妻子陆友彤,根据地下党组织的指示多次积极掩护南通女师学生去敌后根据地参加革命。他在伪政工团无线电台任职期间,曾机智窃取密码本,由钱健吾交给党的领导机关,为配合根据地军民抗日反“清乡”,并取得伟大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

      原中共地下党南通城工委书记王敏之《黎明到来之前》的著书中,有回忆刘驰从事地下工作的感人事迹。1946年,刘驰积极参加南通“三一八”斗争后不久,在当时白色恐怖极为严峻的形势下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强烈要求去解放区工作。然而,党组织考虑到其父是通州师范首届毕业生,在教育界工作多年,曾被张謇聘为家庭教师,抗战胜利后虽任翰墨林印书馆职员,但在南通地方势力上层人士中有不少是他的学生。因此,其父在社会上也有一定影响。认为刘驰有条件继续坚持地下斗争,要求他利用其父的关系打入敌特机关,并决定将地下党与地委城工部的联络点设在他家里,他坚决服从了地下党组织的安排。此后,城工部的政治交通员王小平、凌润清等,每月都要到刘驰家一、两次,传达上级的文件和指示,并带回地下党的工作报告和请示等。

      在王敏之的著书中,编辑浓笔先容了刘驰从事地下工作的丰功伟绩。1946年9月,国民党县政府主办南通县感训所,“感训”对象是我方被捕、被俘人员,其目的是物色叛徒,企图从政治上瓦解革命队伍。当时该所设在南通城里仓巷的节孝祠内,所长由国民党南通县县长杨防兼任,副所长由国民党南通县临时参议会副议长陈仲知兼任,而陈仲知则是刘驰其父的学生。于是,刘驰利用父亲和陈仲知的关系,以闲居在家、生活困难、怕抽壮丁为由,打入感训所担任办事员。此后,刘驰以合法身份开展地下工作,尤其对被“感训”人员的情况掌握得清清楚楚,并及时向党组织提供准确的情报。次月的一天,携带地下党密写书信的政治交通员凌润清被捕,并被送到感训所。刘驰从凌的口述笔录分析,凌的身份没有暴露,仅凭有人告发“是新四军”,且密写书信已被凌吞入腹内。他马上向地下党领导汇报,研究营救办法。根据党组织的决定,刘驰一面密切注意敌人“感训”动态,一面给凌以精神上的支撑,并借感训所内部争权夺利、人事变动之机,巧妙“说情”获得默许,又把凌的卷宗从“继续感训”堆里偷偷抽出塞进“交保释放”堆里,填好保单、连夜找到城里“凌家药铺”的老板具保盖章,使凌终于脱险获救。

      政治交通员凌润清脱险后,刘驰离开感训所并经陈仲知先容,到新成立的物资接管委员会当办事员。该会设在国民党县政府人事室内,由人事管理员路学诚、统计员孙新铭兼管,刘驰因处处受他俩的掣肘无法开展工作。后来,他动员感训所的同事居震设法找关系也到该会。从此,两个人配合很好,并以检查各区物资保管、交接情况为名,常到三、四、七、九、十等区收集反动武装的人员配备、武器装备、工事构筑等情况。不久该会撤销,刘驰又通过陈仲知的关系打入国民党南通县临时参议会当办事员。那时, 国民党反动派正在构筑三期城防工事,按规定征购材料物资须参议会验收盖章方可付款。此事原由参议会陆某负责,因国民党军队蛮不讲理,陆怕挨骂被打不敢出面叫刘驰代理。对此,他便利用合法身份设法应付拖延,并借工作之便搞到城防工事施工图,又乘验收机会绘制了城防工事实地观察图。此间,他还多次窃抄国民党的重要文件,对南通城的机关、学校、工厂、仓库作过全面调查,向党组织提供了大量的重要情报。

      1949年1月,南通城临近解放。国民党反动派在闻风溃逃之前,将反动机关的所有档案材料集中装箱转移到江南,其中参议会的文书陈某参加了押运。刘驰获悉此情后,即与陈某“套近乎”、喝酒叙旧,终于从陈某口中掌握了在江南隐藏档案材料的地点,及时向党组织作了详细汇报。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后,根据刘驰提供的情报准确缴获,并将这批敌档全部运回南通。由此可见,刘驰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在伪匪的敌特狼窝,不畏艰险、机智勇敢、战斗不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为南通城的解放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的次年,刘驰才公开了地下党员的身份,在公安机关同公开、暗藏的反革命等敌对分子进行坚决斗争,为巩固新生的革命政权和维护南通的社会治安作出了功不可没的贡献。

      然而,想不到的是在8年之后刘驰被打成“右派”,从此渡过了长达21年的“压抑”生活。他在受到错误对待时,仍然坚信党、相信组织,服从安排,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积极忘我工作,表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坚强意志和博大胸怀。他当过农民,做过园艺剪枝员,终于赢得认可当过园林管理处的管理员、副队长、副主任。特别在回到公安担任副局长的4年里,他更加踏实地做好分管工作,为新时期的公安工作再立新功。记得他也常到我所在的交警大队,与我共同分析城市道路交通安全形势,提出如何改善路口交通渠化、摆正交通与绿化关系等若干意见。

      由于年龄原因刘驰于1985年光荣离休,但他离职不离岗,继续为南通公安工作想办法、出主意,不顾年迈体弱参与编撰《南通公安志》,还常常为解决公安工作上的实际问题而四处奔波。真可谓:大事小事样样干、俯首甘为孺子牛!

      22年前的4月19日中午,年逾古稀的刘驰猝然逝世,但熟知他的人们,永远记住他坎坷人生和对党的忠诚不渝!

      (编辑系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副支队长,现已退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