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8455最新网站

中央人民政府 | 辽宁省人民政府
无障碍浏览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左侧导航详细页

坐古生涯二人传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08年05月12日
【 字体:

    据《中国大百科全书》曲艺条目载:“二人转,东北曲种。旧名蹦蹦,属走唱类曲艺。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3盟。自草创至今,大约已有200年的历史。艺人师承关系可上溯到清嘉庆末年前后。”无疑,对于二人转的形成年代,这是一种颇具权威性的界定。这种界定,恰恰吻合了辽北地区有关研究者的一项调查:“清道光年间就有活动于法库城乡的‘张生子’班,活动于开原松山堡一带的‘史文功’班。到清末民初,二人转小班遍及辽北各地……”(《辽北剧团史料》·1984)由此可见,说二人转是辽北地区“坐古生涯”的曲种,当不为过。

    对于二人转的由来,历来说法不一,较具代表性的有两种。一是王铁夫先生提出的“从莲花落到二人转”。认为“……只有彩扮莲花落,在早年流传到东北,逐渐传播开来,形成今天的东北二人转”。(《东北二人转研究续集》)照这个说法,二人转则是由河北莲花落传人东北后,与当地大秧歌相结合,增加了舞蹈、身段、走场等演变而成。另一种说法是在东北大秧歌的基础上,吸取了河北的莲花落才形成了二人转。不管那种说法更为确切,有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即二人转源起于民间,它始终体现着农民群众的审美倾向和思想情感。简举一例,如于辽北常见曲目《回杯记》中。

    就剧中人身份而言,王兰英系相府千金,大家闺秀,说出话来该佳人味十足。但在二人转里,她却操着形象生动的村姑语言,述说着自己的情怨。说到底,这是因为二人转是属于农民自己的艺术。它根植于乡土,荡漾着乡风,表现着乡情,在精神上与广大农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至今在辽北乡间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谚:“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从中可见人们对它该有多么痴爱。

    其实,二人转是个总体概念,细分则包含着单、双、群、戏4种演出形式。单,即单出头,由一人演唱。在辽北传统剧目有《红月娥做梦》《摔镜架》等;双,即通常意义上的二人转,由男女二人分担一旦一丑,有说有唱,载歌载舞。在辽北传统剧目有《大西厢》《蓝桥会》《冯奎卖妻》《燕青卖线》等;群,包括群唱、群舞、坐唱等,一般由几人至十几人表演。在辽北传统剧目有《大观灯》等;戏,是指在二人转基础上形成的拉场戏,一般由两人以上扮成角色以戏曲形式表演。在辽北传统剧目有《马前泼水》《换亲记》等。这四种演出形式中,以二人转最为常见,也最原始,其他皆由此演化而成。

    旧时辽北的二人转艺人,虽多为农民出身,作艺也多为半职业化——农忙种地,农闲唱戏,但一般都有师承关系。因为只有拜过正宗的老师,才算有了正式的“家门”,才能受到专门的训练和提携,有利于更好的发展自己。通常拜师仪式十分简单,在两厢情愿的情况下,只要摆上香案,当着同行或同门的面,徒弟给师傅磕三个头,然后大家在一起吃顿饭就可以了。老师课徒,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二人转表演上的“五功”,即唱、说、做、舞、绝;二是教整出戏。前者,属于一个成熟艺人必须具备的艺术技能,后者则是艺人们直接面对观众的立命之本。艺人们都清楚,成名靠能耐,吃饭靠名气。因而他们学戏、练功都十分刻苦。先说“五功”,掌握起来就决非是件易事。如唱功,不仅要求在“字儿、句儿、味儿、板儿、劲儿”上功夫到家,还要求会的腔多。二人转素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咳咳”之称,若再加上各种民歌小调和对姊妹艺术唱法的借鉴,实际应用腔调几乎多得难以计数。常用曲牌有文咳咳、武咳咳、胡胡腔、喇叭牌子、三节板、抱板、红柳子、四平调、五字锦、小翻车、靠山调等20余种。这些都要求艺人烂熟于胸,不然学戏时就会受憋。为此艺人们常有“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背后受罪”的感慨。说功,即说口,多为韵白,要求嘴皮子利索,语言诙谐风趣。说口有“成口”和“零口”之分,成口是现成的,一套一套的,可以拿过来就用。而零口有现成的,也有演员的即兴发挥,后者往往可以反映出演员的舞台经验和机敏程度。有的二人转中有说白和数板成份,也属说口的范畴。做功,指表演身段和动作,包括手、眼、身、法、步等,是二人转刻画人物的细腻之处。据说有的艺人练眼神,每每于暗夜之时,让人在一定距离外舞动香火头,他端然正坐,以目追之,可见其用功之良苦。舞功,多以东北大秧歌动作为基础,十分强调扇子、手绢的技艺。有的演员还要练几手刀枪架子,以唱武功之用。“绝”是绝活,属于二人转表演中的特殊技艺。如顶灯唱戏灯不倒,把手绢用力抛出去,使其在舞台前方旋一大圈再飞回来用手接住等。凡属成名艺人,都有几手绝活,观众对他们也特别青睐。

    再说教戏,旧艺人有学问的不多,主要是口传心授。无论是词儿是腔儿,既无脚本又无曲谱,整出戏就靠老师一句一句的“喂”。动作也是跟着老师一招一式的模仿。徒弟学戏还有一种途径,就是观摩师傅的演出,暗暗用心揣摩。按旧照例,一个艺人必须会唱几十出戏,才可以出道江湖,与人搭班唱戏。经常从事演出的艺人,很多都有艺名。有的是师傅起的,有的自己起,也有的是观众或同行送与的绰号,渐渐演化成了艺名。艺名往往与艺人的形象特恃征或演出风格等相关,如某艺人被称作“一汪水”,是指他眼睛清澈明亮,富于神彩;某艺人被称为“×傻子”,是说他在台上的表演憨态可掬,拙中见巧,幽默风趣。此外,还有一些唱旦角的演员喜欢冠以花名为艺名,则多为取其美好之意。

    二人转的音乐伴奏,也如二人转本身的发展一样,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由低到高的过程。早期的乐件,仅以手玉子,竹板为主。后来才陆续增加了大弦(板胡)、唢呐、笛子、二胡等,称之为“文场”;打击乐增加了锣、钗、扁鼓等,称之为“武场”。由于乐件的完善,二人转的表演也更加有了生气。

    旧辽北没有公办二人转剧团,民间艺人常常搭班唱戏。搭班子靠自愿结合,有的是师徒班儿,有的是父子班儿,也有亲戚朋友的混合班儿。不论哪种戏班儿,其表演天地主要是农村。由于二人转的自身特点,演出时基本不拘于环境场合。大可以到神庙戏台(庙会演戏),小可以到老百姓的连二炕上,其他象什么场院、院落、村中广场等,都可以做为演出场所。特别是挂锄或猫冬季节,戏班子所到之处,只要锣鼓唢呐一响,家家户户就象听到了号令一般,干活的撂下活计,吃饭的放下碗筷,邻里相约,家人相协,争着去看“蹦蹦戏”。艺人们为了多挣钱,节目任由观众点,时间长短也由观众定,只要观众满意咋整都行。据说当时有艺人会唱全本的《大西厢》,一共3000多句,两个演员能“悠”一宿。而观众呢,也就那么不吃不喝的眼瞪着,烟抽着,直到天亮也不觉累。至今有些老年人还能回忆起当时那种滋润劲儿,说是就这出《大西厢》,从洛阳公子张君瑞进京赶考开始,到中了状元回来,其中唱到了“白马解围”“降香”“听琴”“观花”“观画”“考红”……一段比一段精彩。特别是刚一进入正文那段珍珠倒卷帘的唱词儿,更让他们称道不已。

    独特的修辞方式,确实如一串明丽的珍珠,不仅言简意赅的概括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而且通晓流畅,意趣盎然。不难想象,若是通过美妙的声腔唱将出来,是很容易倾倒观众的。 

    旧时艺人表演二人转,有着固定的程序:首先必须唱一段“小帽”(被二人转化了的民歌小调),在小帽后半部或临近尾声时进“说口”,经过一番打浑逗趣之后,再归到正又。止段开篇均用“胡胡腔”,唱时女先男后,这既是习惯,也是规矩。  

    小帽的名目很多,常见的有:五更调(多种)、打秋千、放风筝、送情郎、游西湖、张生游寺、茉莉花、对花、情人迷、寡妇光棍难等数十种。小帽的使用,有的与正文有关,有的则无天,旧时常常由观众“点”戏,演员也就身不由己了。按照正宗传习,小帽应该关联正文,起码在情绪与氛围上,应与正文保持一致。如在唱“西厢”段子时,往往选用“张生游寺”或“哕嗦五更”等。前者直接介入了正文情节,而后者也自有它的作用。

   小帽的作用,主要在于引起观众注意力的集中,其他如概括内容,增加情趣等功效,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实现。所以,大多数小帽都表现为欢快、热烈,且载歌载舞,往往一下子就能把场内气氛挑起来。

    旧时的辽北,就可谓二人转之乡,当年由民间艺人演唱过的段子,至少不下二、三百个。除上面举过的一些例子外,其他如《双锁山》《井台会》《小天台》《阴魂阵》《禅渔寺》《古城会》《寻阳楼》《张郎休妻》《丁郎寻父》《冯奎卖妻》《小老妈开唠》也都属脍炙人口的名段。

    当年辽北曾出过许多著名艺人。如民国年间的昌图艺人叶喜武,艺名“七盏灯”,不只嗓好、腔好,身段好,而且身怀绝技。演出时头、肩、肘能托七盏灯,载歌载舞而灯不掉,油不洒,令观众叹为观止。再如法库满族艺人郎艳舫(原名郎庆恒),一生专工旦角。他天姿聪颖,身材修长,唱工精巧。曾于半百之年,应邀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演出单出头《摔镜架》,其表演风韵不减当年,马老不禁叹道:“似这样的反串旦角,就连京剧界也不多见。”这件事至今还被当地人传为佳话。正是这样一些名艺人的不懈努力。把辽北地区的二人转艺术不断推向了较高水平。

    旧时代艺人们搭班唱戏,游走江湖,为避讳一些场合和行里人沟通方便,渐渐形成了自己的行话。二人转艺人说行话,称之为“抟”(方言音turin)。抟话的内容十分丰富,从行当名称,到衣食住行,到打问姓氏,几乎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抟话的构成,一般都循着一定的规律。有的象形,如称二胡为“拐子”;有的借意,如称演员为“条西儿”(借丁为人口之意);有的“露八分,留二分”,即不把话说完,剩下的由人去意会。这种方法多用于姓氏方面,如称王姓为“虎头子”,是故意不把虎头上的“王”字说出,而行里人一听也就明白了。下面仅从行当、生活和姓氏三个方面举出一此例子,供有兴趣的读者玩味。   

    行当方面:

    称二人转为“双条”;唱二人转叫“降双条”;男演员叫“阳丁儿”;女演员叫“阴丁儿”;观众叫“散目丁儿”;大弦(板胡)叫“丝儿”;唢呐叫“喷儿”;锣钗叫“响叶子”;鼓板叫“瓤子”;演出服装叫“行头”;唱跑调了叫“量调”;唱戏时时间往前赶了叫“码前”;往后拖了叫“码后”。

    生活方面:

    大米叫“抻腰子”;小米叫“星星散”;高粱米叫“桃花散”;饼叫“千层子”;面条叫“挑龙”;饺子叫“飘洋子”;水叫“老龙吸”;茶叫“枝子”;肉叫“方前左”;粉条叫“干枝子”;豆腐叫“澄浆子”;鸡叫“俏脚子”;鱼叫“顶水子”;鸭子叫“拽”;吃饭叫“安哏儿”;喝酒叫“搬三儿”;醉酒叫“三儿串了”;睡觉叫“咽龙”;做梦叫“打亮子”;烟叫“草裉”;钱叫“眼目儿”;箱子叫“把匣子”;鞋叫“踢土子”;好叫“朗”;坏叫“念”;大便叫“架梁”;小便叫“摆柳”。

    姓氏方面:

    打问姓氏叫“打蔓儿”(问人姓什么要问“什么蔓儿?”)。刘姓称“顺水子”(流);张姓称“弓长子”(张);杨姓称“登山子”(羊);李姓称“绰手子”(在袖里之意);马姓称“高头大”(马)…一即便今日,有些老艺人根据场合的需要,时而还延用这些行话。  有人说,二人转是黑土地上永不衰败的一枝花,这话不假。特别是赵本山主演的电视连续剧《刘老根》播映之后,在广大观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可以预见,一个新的二人转热潮正在到来。

主办单位:铁岭市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铁岭市信息和大数据服务中心
地址:铁岭市凡河新区金沙江路28号 邮政编码:112000
辽ICP备12015122号
辽公网安备21122102000183号 邮箱:2198743834@qq.com
网站标识码:2112000009 网站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